建议使用浏览器:360浏览器10以上极速模式,chrome,FireFox,IE10以上浏览器

当前位置:首页>> 特藏书库

特藏书库

河北师范大学图书馆建馆一百多年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拥有了丰富的馆藏古籍资源,并入选国家级重点古籍保护单位和省级重点古籍保护单位。特藏书库位于图书馆四层南侧,现有线装古籍和民国时期文献近十七万册,其中善本两千余种一万余册,馆藏明代刻本《古乐府》被收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此外,我馆还藏有《中华再造善本》、《四库全书》、《中华大藏经》、《申报》、《晨报》、《民国日报》、及解放前的《新华日报》、《解放日报》影印本等特种文献。

   《古乐府》是问世于元代的一部重要的诗歌总集。编纂者为左克明。是书凡十卷,上起三代,止于陈、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左氏《古乐府》“……此集务溯其源,故所重在于古题古词,而变体拟作,则去取颇慎,其用意亦迥不同也。每类各有小序,核其词气,确为克明自作,其题下夹注,则多摭《乐府诗集》之文”。《古乐府》的产生,在一定程度上对元末诗坛的古乐府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直接促进了古乐府思潮的发展

   我馆收藏的《古乐府》,为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萧一中刻本,前有左克明的《古乐府叙》,后有《重刻古乐府跋》。刊刻者萧一中,在很多地方对元刻本进行了修订与完善,在元刻本极为罕见的情况下,此本不失为《古乐府》研究的好善本。萧刻本《古乐府》,全国现有十八家图书馆收藏,而河北省内仅我馆一家收藏。2009年经过全国著名古籍鉴定专家的层层评审、严格把关,入选国务院批准公布的第二期《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并荣获文化部颁发的《国家珍贵古籍名录证书》,编号06319,从而跻身“国宝级”珍品行列。


   《史记评林》一百三十卷,明凌稚隆辑校,明万历五年(1577)刻本。是书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经国内专家鉴定为善本古籍。按《古籍定级标准》列为三级甲等,入选河北省珍贵古籍名录。

《史记评林》在《史记》研究史上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它广搜博采,将《史记》研究诸名家散见于各专集之评论、前贤研究《史记》的智慧结晶汇集成书,资料十分丰富。书中汇集了由晋至明150家评论,引用书目达140余种,是《史记》评本中的第一部典型化著作。而凌氏个人对史事的评论与评点,也展现了一流史家的史识和独到的历史见解。

凌稚隆出身史学世家,父子两代均钟情于《史记》,《史记评林》其实是凌氏父子两代人的心血结晶。是书自刊行以来,即对明末以及日、韩等国的《史记》研究者产生重大影响,近、现代《史记》研究者也经常从中汲取资料。

是书刊刻形式为每叶下部刊刻《史记》原文和裴驷、司马贞、张守节三家注,上部刊刻编者文字,上下对应,非常便利于读者对照参考。

《苏长公外纪》十二卷,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刻本。是书前十卷为明瑯琊王世贞编,后两卷为明豫章璩之璞补编。

王世贞是明代文学家、史学家,以诗文名于世,为明代后七子之一,倡导文学复古运动,认为“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在当时有一定影响。他晚年非常喜好唐白居易、宋苏轼,诗文以恬淡为宗,又好史学,以史才自许,著述甚丰。因辑东坡语成《苏长公外纪》。王世贞在《苏长公外纪序》中言:“今天下以四姓目文章大家,独苏长公之作最为便爽,而其所撰论策之类,于时为最近,故操觚之士鲜不习苏公文者。”

馆藏明万历本《苏长公外纪》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经专家鉴定为善本,国内现有22家图书馆收藏。是书每半叶十行,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边,版心下镌“燕石斋刊”。根据《古籍定级标准》,是书列为三级甲等,已收录于河北省珍贵古籍名录中。


《唐荆川先生文集》十二卷,明唐顺之撰。明嘉靖十六年(1537)唐国达刻本,古吴在兹堂藏版。每半叶十行二十字,白口,单鱼尾,四周单边。版心上镌“荆川先生文集”。是书版刻精良,书品较佳。

唐顺之字应德,因爱好荆川山水,又号荆川,为明代抗倭名将。其武艺高强,兵法娴熟,戚继光曾向他学习枪法,据传还曾发明过“水底雷”。他治学广泛,通晓天文、地理、历史、数学、乐律,是明代著名的散文家,与王慎中、归有光并称“嘉靖三大家”,被后世誉为文武全才。唐顺之是明代唐宋派的代表人物,其文风简雅清深,间用口语,朴实流畅,感情真挚,不受形式束缚。《明史》说其文章"洸洋纡折,有大家风";黄宗羲则认为,“荆川文取道欧(阳修)曾(巩),得司马迁之神理,久之从广大胸中随地涌出,无意为文而文自至。”我馆收藏的这部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经专家鉴定为善本,国内现有13家图书馆收藏。根据《古籍定级标准》列为二级乙等,入选河北省珍贵古籍名录。

明张居正著,万历四十年(1612)由后学辑录刊印,收张居正所作诗六卷、文十四卷、书牍十五卷、奏对十一卷,后缀“行实”一卷,總计四十七卷。该书刻工精美,字體端莊,開本闊大,对研究明代历史及文化发展传播史有特殊的价值。

張居正,字叔大,號太嶽,江陵人。明万历内阁大学士、首辅、皇帝之导师、有“宰相之杰”之美称,生前备受万历皇帝之恩信,权倾天下,死后家产被抄没,亲属遭流放,展现了中国集权政治的残酷与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