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献之十四—三通

《通典》、《通志》、《文献通考》

一、典志体史书的特征和优缺点:
“1、典志体史书又称政书体史书,是指以事类为中心,专门记述典章制度的史书。 2、特征:分门别类,穷源竟委。 典章制度是不同时期社会关系的凝聚形态,一方面,具有多极性和层次性,决定了它必须分门别类;另一方面具有可变性和传承性,决定了它必须穷原竟委。 3、典志体史书的特征也决定了它的优缺点: 分门别类可以展示典志体史书的横向格局和立体格局,穷原竟委展示典志体史书的纵向嬗递和演变过程,二者两厢交织,就从静态和动态的结合上突现了典章制度的全貌和整个发展轨迹,这是典志体史书的最突出的优点。 缺陷是与优点与之俱来的:一所分门类条块分割,在序列上缺乏内在的逻辑联系;二所述原委,孤立不全,往往忽略其它因素的影响。

二、从《三通》到《十通》
三通即杜佑的《通典》,马端临的《文献通考》和郑樵《通志》的合称,所谓“三通”其实不通,《通志》属纪传体通史,只有其中二十略部分和《通典》和《文献通考》
1、《三通》的异同得失
(1)“三通”都是典志体通史,但从发展链条来看 《通典》开其源,具有前期开路的作用,《通知略》衍其流,具有承上启下的功能,《文献通考》竟其委,具有集大成的意义。
(2)从撰写的目的来看 《通典》“将施有政,用义家邦”,《通知略》要成为“历代有国家者之纪纲规模”,《文献通考》希望“有志于经邦稽古者,或可考焉。”这表明“三通”都要为封建统治集团提供政治智慧,但《通典》显示出开列救世药方的鲜明色彩,《文献通考》蕴含着替未来天下统治者准备历史教科书的色彩。 (3)从史学思想来看
杜佑强调通变,郑樵立足会通,马端临融二家于一炉,进而提出“变通张弛之故”的命题,要进一步究寻原因之所在。
基于上述的目的和思想,“三通”在编撰体例上都对纪传体书志的成规进行了变革,不同的是后书者又对先行者有所扬弃。 首先,从历史的跨度来看,“三通”全部起于远古传说时代,但下限各有不同,《通典》止于唐玄宗天宝末年,《通志略》收缩到隋末唐初,《文献通考》延伸到南宋明宗嘉定时期。 其次,在门类区定上,《通典》始立九典,其中以食货为首,食货又以田制为先,《通志略》门分二十,颇有增广,但序列安排却本末倒置,《文献通考》定例二十四条,从覆盖面到专指度,从框架的衔接到主体的镶嵌,都达到了形制本身所能达到的相对完美的境地。 再次,在记述方法上,“三通”无不溯源探流,注贯而下,辅之以总序,类序,附文以及按语,但杜佑、马端临之书在叙事当中大量援引古今评论,而郑氏之书则对某些门类专做理论概括或学科说明。 如果说《通典》在编撰体例上有筚路蓝缕之功的话,则《通志略》则有突破雷池之例,《文献通考》则有转密加详之效。
(4)从内容上来看,
借助既定的编撰体例 从主体内容来看,分别对隋唐和南宋以前典章制度展开了全景式素描,但《通典》侧重经济、政治和礼乐,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学术文化,而《兵典》不谈兵制,专讲战术、战法,也是舍本逐末。 《通志略》不仅顾及到了前史已有的天文、艺文、灾详等略,而且创立了前史所无的氏族、六书、七音、都邑、昆虫、草木等略,由此填补了《通典》留下的学术空白和文化缺环,但又削弱了经济和政治的地位和容量,至于兵制则仍然付诸源流。 《文献通考》取长补短,一则仍以食货开篇,且由一典十二卷,扩充为八考二十七卷,反映了封建经济体例的整体面貌和运转过程;二则改《兵典》为《兵考》,详记古今兵制的沿革兴废;三则创立帝系,封建二考,改设经籍、象纬、物异三考,不仅弥补了杜佑、郑樵之所未备,并且融汇并深化了《通志略》学术文化部分的主要内容;四则讨论历代典章制度的变化原因,其中不乏益人、神智的辩解。 从总体内容上《通典》以简括严整取胜,《通志略》以重点突出而别具特色,《文献通考》以广博详瞻见长。
(5)从史学地位来看
“三通”都是私家撰著,直接打破了唐宋以来官修正史的垄断局面,开创了足以和纪传体、编年体、纪事本末体并驾齐驱的史书编撰新景观。
2、“十通”的最终形成
关键字,“续三通”即《续通典》《续通志》《续文献通考》;清三通《清通典》《清通志》《清文献通考》。 “九通”即“三通”“续三通”“清三通”的合称。 “清三通”都是乾隆时期修撰的,同“三通”不同的是完全官撰的。 “十通”是指“九通”加上刘锦藻的《清续文献通考》。 “十通”的内容展现了宣统以前历代典章制度的概貌和兴废演变的轨迹。 的性质相同,所以说不通。

三、历代会要的集结
 会要,即典志体史书的断代史,即会综政务之要,中国古代会要构成了完整的系列: 《春秋会要》清代姚彦渠作,共四卷,内容主要记载列国世系吉凶殡葬及五礼。 《七国考》明代董乐作,共十四卷,记述战国七雄的典章制度。 《秦会要》清代秦楷作,共二十六卷,记秦的典章制度。 《西汉会要》七十卷,《东汉会要》四十卷,徐天麟作,分别记载西汉的典章制度。 《三国会要》清代杨晨作,共二十三卷,记三国典章制度。 《晋会要》八十卷,《宋齐梁陈会要》(不分类,分为19个门类,下分458个子目)清代朱铭盘作,《宋齐梁陈会要》为稿本,未刻,上海古籍出版社重整后,分别出版《宋会要》《齐会要》《梁会要》《陈会要》。 《北朝会要》和《隋会要》缺少未作。 《唐会要》一百卷、《五代会要》三十卷,北宋王薄作,分别记载唐和五代的典章制度。 《宋会要辑稿》三六六卷,清代徐松辑成,主要记载南宋宁宗以前的两宋典章制度。 《宋朝事实》二十卷,南宋李攸著,记北宋典章制度。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四十卷,南宋李心传作,记载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的四朝典章制度。 《经世大典》八八零卷,记元文宗以前的典章制度,此书未传下来,《永乐大典》抄录了一些内容,有人对其辑录,订成辑本。 《明会要》八十卷,清代龙文彬作,记明典章制度。 无《清会要》 以上开列之书,按史料价值分为两类: 一、初修原本,可信度高,做原始史料对待,主要有:《唐会要》、《五代会要》、《宋会要辑稿》、《宋朝事实》、《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经世大典》 二、纂集而成,无史料价值,但是非常重要的检索工具: 《春秋会要》、《七国会要》、《秦会要》、《两汉会要》、《三国会要》、《晋会要》、《南朝会要》、《明会要》 会要的特点:作为典志体断代史,比典志体通史《三通》的门类更详尽,记述更细致。

四、“四朝会典”的撰修
 四朝指唐、元、明、清,会典即以官制,特别是以六部为纲,记载各个官职的执掌和事例,因而可以可将其看为典志体专门史。 《唐六典》由唐官方修撰,成书于玄宗开元二六年(公元738年),共三十卷,内容分为正文和注文两类,其中正文是记述职官的编制和职权、职责,注文是附带记载职官的沿革以及细则的说明,从史料价值来看,具有很高的价值,唐史的《唐六典》和《唐律疏议》的史料价值要高于《新旧唐书》。 《元典章》是《大元圣政国朝典章》的简称,由元官方修撰,分为正集和新集两部分,其中,正集六零卷,新集不分卷,两者合记从元世祖继位到元英宗至治二年期间的典制和事例,可以弥补元史的缺漏。 《明会典》由明官方修撰,成书于明神宗万历15年(公元1587年)共二二八卷,分为文职衙门和武职衙门两部分,都记载各自的执掌和历年的事例,而且列有详细地统计数字,它属于明代典制最重要的官方原始史料。 《清会典》是《康熙会典》一六二卷,《雍正会典》二五零卷,《乾隆会典》一零零卷,《嘉庆会典》八零卷和《光绪会典》一零零卷的总称,由清官方撰修,《康》《雍》记载本朝的典制,《乾》开始由相辅相成的两部分则例和事例组成,则例指执掌过程中应尊守的细则,会典正文的细化,事例指履行中具体的事情,此外还有图,这五部分会典以及则例、事例、图构成清朝行政制度的总汇。

五、如何阅读典志体史书
首先要把握本书的性质,时间跨度,大纲细目,这样才可以即事以求,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其次,要注意依据具体内容,验核本书所引的原著,切忌唯书是从,胶柱鼓瑟,这样才可得出比较确切和全面的认识。 第三,高度重视仅见于本书的记载,把它作为原始依据,进行专题性的开掘 。

六、元•马端临的《文献通考》
1、这是一部着重叙述历代典章制度沿革的分类通史,对天宝以前史实拾遗补缺,对天宝以后至南宋嘉定五年(1212年)做了续修,共分24门,其中19门是在《通典》基础上离析其门类加以充实而成,如经济史方面,将《通典》仅有的《食货典》一类分为田赋、钱币、户口、职役、佂榷、市籴、土贡、国用等八考,另补作了《通典》所无的经籍、帝系、封建、象纬、物异五考。 2、内容不仅采用经史,而且摘引奏疏议论、传纪、评论、《会要》等,尤详于宋代史实,反映出他重视近代史研究的精神,虽不如《通典》精简谨言,但比《通典》详瞻完备。 3、《通考》中还经常议论抨击政治腐败,表达对被压迫人民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