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文献之九—汉书

一、《史记》与《汉书》异同
1、通史和断代史之分
都是纪传体史书,都在正史系列中占据重要地位。 《史记》是上起黄帝下到汉武帝后期的第一部跨度长达三千年的通史。 《汉书》是中国第一部断限230年的断代史,上到高祖建国,下至王莽灭亡。 《史记》这样的通史包贯古今,能为中国不同社会形态的嬗递和同一社会形态中不同历史时期的交替发展提供明确的线索,展示其概况。而《汉书》这样的断代史专详一代,能为中国封建社会形态中某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矛盾运动提供了丰富的例证,显示其过程。 由此可以说通史和断代史在史学上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不能再像古人那样扬此弊彼,它们都是门户之见,不足为鉴,同时也要明确,通史和断代史不是割裂分开的,比如《史记》中的某些篇章《平准书》是通中有断,断寓于通的情况,《汉书》中也存在段中有通,通寓于断的情况,在十志和古今人表
2、五体裁书和四体裁书之别 《史记》通过十二本纪记述帝王,通过三十世家记载候国,通过十表列示史事,通过八书阐述制度,通过七十列传记述人物。 四体裁书是指《汉书》废世家以录传,改书而称志,由此确立了纪传体史书纪、表、志、传定型化的模式。 《史记》的五体裁显示出以帝王为主宰,诸侯臣民做拱卫的等级秩序格局。明显地为当时处于上升阶段的封建制度欢呼呐喊的强烈地时代精神,也流泄出大一统观念的晨光霞晖,总之,《史记》五体裁书以体大思精取胜。 《汉书》的四体裁书突出了汉家天子的绝对权威和刘氏皇朝的特殊历史地位,适应了东汉初期进一步巩固政权,加强专制统治的客观需要,以整齐划一见长。
3、包取大端和事甚赅密之殊 包取大端是《史记》内容上的显著特色,通代为史,目的在于揭露出从皇帝到春秋,经战国到秦朝,由楚汉之争到汉初百年的历史,由此贯彻了详近略远的原则,记载汉初的历史毕竟不能过于详尽,如果过于详尽,势必造成悬殊,前疏后密、头轻脚重,所以尽管详近略远,有关西汉的史事也未加桩桩详尽,然而其纲要俱在。 事甚赅密是《汉书》在内容上的独特之处,以断代为史,目的在于显示西汉一朝的成败兴亡,所以遇到和《史记》相交差重复的部分为表示言出有据,基本移植史记的原文,同时也做了许多必要的补充。 (1) 增立《惠帝纪》 (2)增立专传 (3)增加史实,如《萧何传》里增加项羽封刘邦为汉王的事实 (4)增加著名的奏疏文档,如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和杨雄的代表作,对于汉武帝以后的典章制度和人物,《汉书》则另起炉灶详加概述。
4、八书和十志之异 《史记》首创八书专记典章制度,开创了史学研究的新领域。 《汉书》对《史记》八书为以全面继承和创造性的发展,改为十志,把典章制度专门史的研究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他把《礼书》和《乐书》合并为《礼乐志》,把《律书》和《历书》合并为《律历志》,《天官书》演变为《天文志》,《封禅书演变为《郊祀志》,《河渠书》演变为《沟渠志》,《平准书》演变为《食货志》,此外《汉书》中还《史记》中没有涉及到的《刑法志》《地理志》《艺文志》和《五行志》。 十志比八书门类更严整,规模更宏大,记述更丰富,不仅探本溯源,追述每一领域典章制度起源、发展、演变的过程、而且百川归海,详尽西汉一代的变数,在记载史实上征《史记》八书之所未备或不备,在某些重大问题上,比如封建国家对土地的处理上发史之未发,由此拓宽了专门史研究的广度、深度和力度。 《地理志》上漱九州、下集秦汉疆域,特别是对西汉郡国的行政区域、户口数字、山川物产、风俗人情以及海外交通做了综合记述,成为历代疆域地理著作的开山之作。 《艺文志》是著录了西汉的皇家藏书,考辩了古代九流十家的源流和短长,是我国最早的史志目录和学术史,以后出现的典志体史书实际上是《汉书》十志的扩展。 中最为明显。

二、怎样研读《汉书》
1、围绕你所探讨的具体课题来对汉书的志表记传参稽互查。 2、所研究的课题,如果遇到和《史记》相互交叉的内容要和《史记》相互印证,注意:(1)梳理出《汉书》所无而《史记》独有的记载(2)《汉书》简略而《史记》详尽的地方(3)《汉书》和《史记》彼此歧义的记载。 3、留心《汉书》的古字 4、充分利用《汉书》的古注和今注 古:唐《颜师古注》; 清 王先谦《汉书补注》; 明 凌稚隆《汉书评林》 今:杨树达《汉书窥管》 陈直《汉书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