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

《国语》是国别史的开山之作。

一、《国语》的编撰
1、是不知其名的历史学家纂集的,主要是针对司马迁的说法,《国语》是汇合各国之语形成的。“语”指治国之善语也,“国语”是治理国家的有利的理论总编,又是列国之语,是各国的治国言论。 2、国语是在战国中后期编定的。 (1)主要是八国之语:周、鲁、晋、郑、楚大多数都是文字古朴,基本上属于原来的原始记录,年代较早。 (2)齐语的内容和出现于战国中后期的《管子•小臣篇》,内容相近,出现较晚。 (3)吴语、越语主要为黄老学派思想,推测为战国后期,综上可知,《国语》是在战国中后期编定的。

二、《国语》的体例、内容、史料价值及其缺陷
1、体例:《国语》与《左传》不同,《左传》是编年史,《国语》为国别史,就是以国为单位来记述史实,特点为:分开来则为一国之史,合起来即成天下之史。 2、编排顺序:首周次鲁,继之以齐、晋、郑,其下为楚,以吴、越殿后,这种顺序体现着周王室和鲁、齐、郑等中原列国的政治关系,也显示出华夏和蛮夷的区别,反映出编者尊周敬鲁、重华夏轻蛮夷的思想,这种思想倾向,代表了当时的主流观念,也突破了西周以来各国国史的限制,在历史编纂学上属于一项创新之举,从而产生了新的史学格局。 国别史与编年史针锋对峙,相得益彰,进一步讲,编年史以时间为中心,有利于把握特定时期的历史纵剖面,国别史以空间为中心,有利于人们透视特定时期历史横断面,两者之间是交互为用,相互补充的。 《国语》叙述各国史实也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但跳跃性极大,具体年代也不清晰。 3、内容:《国语》所记录的史实,最早的是周穆王征犬戎,最晚的是晋语中的晋阳之围,韩、赵、魏三家灭智,上限比《左传》长200多年,下限和《左传》基本相同,《国语》记载了西周中期到春秋战国之交大约500年的重要史实。 《国语》和《左传》区别在于《左传》侧重记事,《国语》侧重记言,东汉时文学家刘熙《释名•释典艺》说“国语”,记诸国君臣相与言语,谋义之得失。 《国语》通过一些历史人物对话,议论或争辩来反映历史的事件和其它方面的认识。《左传》则有利于后人了解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以及相互之间的联系和整个时代的发展变化。《国语》侧重记言,有利于人们了解历史人物的政治思想、具体主张、以及相互间的对立观点和不同地域的历史风貌。 《左传》侧重记事不等于不记言,《国语》侧重记言不等于不记事,区别是在于二者各有侧重,言不离事,否则便成为无的放矢,事中有言,否则便成为流水账簿。 《国语》八语,每语的内容: 《国语》共三卷,主要记载西周穆王到敬王共计十五在内的周朝臣僚的劝谏内容。 《鲁语》二卷,主要记载臧文件、里茸、公父、文伯母子以及孔丘的议论,《鲁语》孔子的言论和《左传》孔子的言论是可信的。 《齐语》一卷,主要记载管仲辅佐桓公称霸的谋略措施,可以和《管子》的记载共同应用。 《晋语》九卷,主要记载晋文公以及范文子、叔向、赵简子的言行。 《郑语》一卷,记载史伯对郑桓公论述兴衰之道。 《燕语》二卷,记载楚灵王、楚昭王与臣僚的对话。 《吴语》一卷和《越狱》二卷,主要记载吴越战争中伍子胥和范蠡、文仲分别向夫差和勾践提出的对策。 4、史料价值: 《国语》可以弥补《左传》的缺略,统计《国语》196条史料,其中92条不见于《左传》,剩余的104条虽然《左传》或有记载,但也有一定的出入,特别是三件大事,赖有《国语》才知其大凡(1)厉王弥谤(2)宣王不籍千亩(3)宣王料民于太原。 《国语》和《左传》可以相互参证,最典型的是《晋语》约占全书的五分之二和《左传》记载晋国事件最详尽是一致的,因此可以相互考证,在史料运用上,《左传》和《国语》是姊妹篇。 5、缺陷 (1)《国语》宣传神权和宿命论,比《左传》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唐朝柳宗元写《非国语》从反鬼神、反天命来立论的。 (2)在史料编排上缺乏剪裁,熔铸之功,不像《左传》系统连贯和完整。